打开

区块链行业浅见

麦海带斯 5932阅读 2019-11-01

本文来自于个人公众号"认知斯坦",全文约6000字,阅读全文大约需15分钟。

关于作者:麦海带斯,任职于富途(Nasdaq symbol: FUTU) ,负责交易、杠杆、财富管理产品业务。


摘要

本文主要论述的观点有:为什么数字货币是货币的未来形态,为什么信任是一个需要被解决的问题,通过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我们可以一定程度预判整体的行业趋势。如果对行业未来是持有乐观态度的,那另一个重要问题是“Why now”,即对进入行业Timing的判断,回答“Why now” 这个问题,前提是能够认清外界环境带来了怎样的新变化。

区块链上最成功的应用是数字货币,所以本文也对货币的本质做了探讨,货币的本质可以是共识、信用或国家暴力,恰好分别是 Bitcoin,Libra 和 DCEP的基础。Bitcoin 的诞生已经一定程度改变了货币的格局,那么随着 Libra 和 DCEP 的推出,也许同样会带来很大的变化。


货币的终局


我们先来聊一部科幻电影,中文名叫《时间规划局》,主演是Justin Timberlake 和 Amanda Seyfried。 

64d3270e705c11f4d867fb3ae4df1aaa-picture

在未来,人类已经突破了好几项黑科技,其中基因编辑让每个人都可以长生不老,无论年龄有多大,所有人的体貌都定格在25岁。但是,没有自然死亡将不可避免出现人口膨胀,为此人类社会出现了一种新型的货币:“时间”,所有人的freetime被设定为25年,之后的每一秒钟都是靠买的。一个人可以通过工作赚取时间,通过抢劫夺取他人的时间,通过赌博赢得他人的时间。当然如果想获取某一项生活物资,也需要支付时间换取。

所有人的时间货币记录在小臂和手腕处,随时间的流逝而减少。 

175e6465b98d65b1fd23427a056cf7e0-picture

当一个人的时间用光,一切归零之后,也是死亡。

c65054b23d06ac4bd322d375c85716da-picture

逃不开资本主义的本质,在这个架空的乌托邦社会结构中,有拥有几十万年时间的富人,也有只剩下几天时间的穷人。电影故事就是围绕在穷人贾老板(Justin Timberlake )和时间银行家的女儿阿曼达(Amanda Seyfried)展开的。

科幻故事的魅力在于给予我们对未来的无限遐想,一些过去的科幻想象有些已经变成了现实。假设我们把故事中的货币与时间脱锚,重新修改一个设定为:每个人出生后都被分配一个电子钱包,此生所有的收支都以数字货币在这唯一的电子钱包内完成。虽然少了一些科幻感,不过这样的未来好像又不是很遥远了。

人类的货币形态经历了贝壳,贵金属,纸币,以及如今的电子货币,那么未来的货币形态是什么样子的?用极限法推演得出的观点是(注意只是观点),随着人类科技树的攀升,数字货币将取代电子货币,成为新的货币形态。在宏观尺度上,这一进程是螺旋前进,并且不可逆的。

f4aa42517308bb70290af14912dd7494-picture

也有另一种可能,人类在未能达到数字货币的科技文明前,核爆、小行星撞击等灭绝人类,继而新的智慧物种可能诞生,开始下一次繁衍的轮回。


信任是很“贵”的


纵观人类历史上的几次变革,首先是农业革命,人类从狩猎文明进入到农耕文明,结束了经常性的食不果腹状态;工业革命,人类摆脱了人力畜力,从此开始使用机械能量。电力革命,人类可以自由存储、传输能量,并且定制能量的形式。通信/互联网革命,人类解决了信息传输的问题。

 生物能的获取,机械能的获取,能量的利用和存储,信息的处理和传输,解决的都是曾经非常“贵”的事情。这个“贵”体现在哪里呢?比如在狩猎时代,每个氏族部落成员都必须参与到猎物追逐,而人类开始农耕种植后,才有了足够的食物产能,出现了男耕女织的分工,也供养了一批士大夫闲散阶级。比如远洋运输,如果依赖于千名奴隶划桨,相比于使用内燃机是有天壤之别的。古时的信息传输也是非常贵,八百里快马加急是权贵的特权,曾经的无线电报费用也是一字一字算的,一纸电文是真正的惜字如金。 

区块链技术所解决的是信任问题。那么,信任的“贵”体现在哪里呢?

举个例子,比如我想成为某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那么我得找一个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途径。首先我会在券商开户买入股票,但是股票在我的账户内只是一种记账,我需要相信券商拿到我的钱去交易所交易了,交易所也帮助我撮合完成了这笔交易,然后结算所会完成资金/股票的交割,在每年上市公司股票分红的时候,我还得信任上市公司没有财务造假,这又需要审计师的火眼金睛,最后还要有SEC看好每一个人,别乱搞事情。在券商的交易会有佣金吧,交易所也有各种费用,审计师是要被支付工资的,SEC等机构也是要吃皇粮的,集合起来这些都是非常贵的费用,但实际上都是用我口袋里的钱支付的。

再比如保险行业,我需要信任保险公司可以按照保单条款正常理赔,否则要拉上律师一起扯皮。再比如信托行业,集资所得放谁那里都不放心,只好找一个可信的第三方托管,托管和通道都是有成本的。银行存款本质上也是一种信任,存款是银行对我的负债,我需要信任银行可以到期偿付。

刚好看到另一个段子,来自caoz的谈谈黑吃黑的生意

有一些中国出海企业是做黑产,灰产的,那么这种走线上支付渠道,其实很多正规渠道是不接的,就算接也会砍账户,投诉后扣款等等,比如paypal,是非常保护消费者利益的。所以就有一些支付渠道,用超高佣金接黑产,灰产的生意,比如paypal收3.5%左右,他们敢收10%以上,承诺就是消费者投诉死活不退。
中国前段时间有些做跨境电商的,shopify空单不发货,或者严重货不对板,很多都是走这种特殊的支付渠道。结果,前段时间,有这样一个支付渠道,卷了几个亿,跑路了。。。

c51617395b54b3acaca9be145aaaa96e-picture

仅从金融行业来说,保险、信托、银行、券商等本质都是信用中介。在19世纪,当时人们还以马车为主要的通行工具,所有人普遍期望能得到一匹更快的马。当有一台烧着燃气隆隆作响,被称之为“汽车”的怪物出现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嘲笑这个比马车跑得慢的机器,当时谁也没有想到,最终取代马车的不是更快的马车,而是在当年被众人嘲笑的汽车。同理,能够干掉一家金融机构的,也不会是另一家金融机构。如果想了解区块链解决信任问题所能带来的产业机会有多大,可以去计算一下上市金融服务公司的总市值,就有一个大致的概念了,况且信任问题不单单只存在于金融行业中的。 


Timing 


上文主要阐释的是为什么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是未来的行业方向。但是,在宠宠欲动投身到区块链行业之前先自问一下:Why now? 

“Why now?”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也是最难回答的问题了。判断行业的大趋势并不难,判断Timing是最难的,太早了就成为先烈,晚了的话会来不及,不早不晚是最舒服的。

Paul Graham(《黑客与画家》作者,YC创始人)曾经提出过Starup Curve,创业曲线。在Starup Curve里,经历入妄之狂,现实之退,忧伤之谷,改进之坡,无能之溃,安乐之地,希望之地,最后才迎来接盘侠之涨。任何技术出现后都会经历一个不理智的高潮,随着泡沫的破灭,经历长期的沉淀后再一点点复苏并成熟。行业沉淀期有多长?复苏期何时到来呢?没有人知道。 

681e335c1863bc798eaece284ad9986e-picture


仅仅猜测一下,目前区块链的曲线位置在哪里?Gartner在2018的技术成熟度曲线中,给出了区块链的参考坐标。

 

b6b235c623cdf1312e0cbf500ed46b44-picture


“Why now?”,想要回答清楚这个问题的话,也许需要追问的问题是:

1 外部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让这个事情在当下发生(不是过去,也不是将来)成为可能?

-- 这个外界环境的变化,可能来自于政策的、人口的、或技术的。 

2 外部变化带来了什么新的供给关系,原先的稀缺资源是什么,新的稀缺资源是什么?

-- 新的供给关系有没有出现,在我这里还没有观察到。 


货币的本质 


至今为止,比特币是区块链上最成功的应用。货币作为一种金融产品,可能是最复杂的(复杂度也许超过债券、期权),我们有必要探讨一下货币的本质是什么。 

最初的货币,是在以物易物中诞生的。当一个人 A 想用自己的1只奶羊换取另一个人 B 3袋大米的时候,但是 B 却说:“我只想要1只成年羊”,这个时候 A 说:“你先给我3袋大米,我给你写一个欠条(I Owe You,简称IOU),等到奶羊成年后你拿 IOU 来找我换羊如何?” B 也是个痛快人,心想没有问题啊于是这笔交易就成交了,那么 A 得到了3袋大米,B 得到了一张 IOU 。 

一个春夏过去,曾经的奶羊成年了,但此时 B 已经不再想要成年羊了,想要的是两把镰刀,他选择将这张 IOU 转让给另一个人 C,同时换取了农具。C 拿到这张 IOU 欠条后,可以随时找 A 索要一只成年羊了,但是他先是找到了 D,用 IOU 换取了自己一直想要的匹布。于是乎 IOU 在市场上流通了起来。

货币即是广泛意义上的 IOU,一种债务和债权转让的证明合约。那么,如何才能让这个证明合约成为货币呢?或者换个问题,货币的本质是什么?引用知乎江卓尔的回答: 

货币的本质不是信用,而是共识。公众认为黄金是货币,愿意在交易中使用黄金,那黄金就是货币,就算政府下《通知》规定黄金不是货币,黄金也还是货币。

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著作《货币的祸害》的第一章“石币之岛”中介绍了著名的共识货币:雅浦岛石币。

这些石币并不产自岛上,岛上的居民乘船到400英里以外的其他有大量石灰石矿产的岛屿上,雕刻巨型石币,把他们推到筏子上,再把这些石币运回雅浦岛。雕刻好的石币被人们滚到一个传统的地方,然后这些东西就被准备好用来交易了。

edc60566f638f41187dde04a96054369-picture

在居民“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挖掘”并搬运这些石币之后,石币的旅程就算是结束了。当遇到交易的时候,居民并不需要将这些笨重的石币搬来搬去,而是交易双方大声并公开的宣布某个石币现在属于某人了,在上作标记表示所有权已经易手,然后石币还是待在原来的地方不变。

更令人称奇的是,岛上有一户人家,他祖先曾得一巨大的石币,但由于运回雅浦岛的途中遇上海难而石沉大海,但当地的居民仍相信,即便物理上石币已从众人眼前消失,但理论上石币依然存在,只是不在拥有者家中,石币的购买力并不会因为石币所处的地点而有所下降,所以这户人家仍储存了石币代表的价值和财富。

弗里德曼由此受到启发:货币的本质并不是信用,而是共识。货币甚至可以没有实体存在,只要达成了共识,就算看不见摸不着沉在深海里的石币,也可以继续流通使用。

先表明一下自己的观点:货币的本质是共识,但如果认为货币的本质是“信用”,我并不认为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在金本位时期,银行承诺使用的纸钞可以兑换成等额的黄金,所有人都相信了,于是纸钞成为流通的货币;在纸本位时期,国家承诺使用的纸钞可以兑换到等额的商品,所有人都相信了,于是纸钞依然是流通的货币。在银行或国家的信用背书下,共识得以形成,换句话说,信用是共识形成的一个充分条件。那么国家信用从何而来?

对于法偿性货币,国家信用的基础是“法”,即国家暴力,国家暴力是国家信用的充分条件,这一点是很好理解的。那么,可以得到一个递推的结论:国家暴力是共识形成的充分条件,也就是说货币的本质是也是一种国家暴力,至少对法偿性货币而言确实如此。 

货币的本质是共识,以此诞生了Bitcoin;货币的本质是信用,以此诞生了Libra;货币的本质是国家暴力,以此诞生了DCEP。


区块链上的操作系统 


在移动互联这一波科技浪潮中,随着智能设备的普及,所诞生的最重要的软件是什么?

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可能是iOS 和 Android 这两个操作系统,围绕着 iOS 和 Android 这两个底层应用,诞生了移动互联的生态,比如移动互联初期的纯工具型产品,到即时通讯产品(如微信与陌陌),再到基于 LBS 的生活服务产品(如 Groupon 与大众点评,Uber与滴滴打车),这些平台应用均是 iOS 和 Android 生态的一部分,随着与产业结合渗透,其中一些应用的价值甚至会超过 iOS 和 Android 本身。

如果把区块链,类比于价值互联网的基础设施的话,那么比特币属于上层应用还是操作系统呢? 回答这个问题前先来看一下比特币的诞生背景: 

54ae1c0208974a53b48bd0d5300a2935-picture

823f60212aa8aa7f0f1baffcc8830f52-picture

(图片来自:https://whitepaper.coinspice.io

漫画主角是一个小女孩,她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传统支付方式有什么不好的?中本聪形象回答她: 

目前的金融架构存在的问题是 1. 容易出现通胀或者管理不当的现象;2. 缺乏隐私;3. 容易遭到攻击;4. 存在180多种不同的货币,转账速度很慢;5. 很难进一步分割;6. 交易成本越来越高;7. 大约20亿人无法享受到基础的金融服务…

比特币诞生最核心的原因,如中本聪在第一个“创世区块”中所写的: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2009 年 1 月 3 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
Satoshi Nakamoto 

这句话来自当天英国《泰晤士报》的头条标题。中本聪借此嘲讽现代金融系统的脆弱,以及表达央行通过货币超发稀释民众财富,对国民隐形征税的抗议,希望用比特币取而代之。比特币的初衷是成为一个新的金融系统。 

操作系统是对智能设备中CPU、摄像头、触摸屏、扬声器、通信模块等硬件的处理调度,而比特币是对金融系统中货币发行、货币转移的处理调度。所以,在我看来比特币更像是一个操作系统,而不是上层应用。事实上围绕着比特币也诞生了一个生态:在整个生态链中有交易所、矿机制造商、矿工、也有黑产暗网,细分一点,还有做电子钱包应用,或者数字货币理财应用的。 

有一个反驳的观点是:以货币自居的比特币,究竟算不算是货币呢?如果比特币并不是实质上的货币,如何能成为一个金融系统?其一,币值不稳定;其二,未能发挥支付职能,仅以这两个点就能够断定比特币不能称之为是一种“货币”了。 

但是反过来讲,在历史上的货币流通中,均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比如当人们拥有一块掺杂贱金属的金币和一块纯金金币,会更倾向于先把劣币花费出去,于是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劣币流通,同时人们也更倾向把良币贮藏,所以在货币储值中,反而是良币驱逐劣币的。如果从这个视角看,经常被屯起来、很少用于实际交易的比特币是否相比于法币更算是良币呢?

最后需要承认的是,比特币依然有很多未能解决问题,还不是完备的金融系统。不过除了比特币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操作(金融)系统呢?


精英联盟和中央帝国


近期很受关注的还有两个尚未出世的数字货币,Facebook联盟的Libra,和中国央行的DCEP。比特币建立在公众的共识之上,Libra建立在联盟的信用基础之上,DCEP是建立在国家暴力基础之上的,皆可称之为货币,能够实现全部或部分的货币职能。我们先不管Libra和DCEP的营运原理,仅讨论一下其背后的动因是什么。

Libra

Libra所想实现的愿景是:

这套金融基础设施能够让人“无论居住在哪里,无论从事什么工作或收入怎样,在全球范围内转移资金的时候,应该像发短信或分享照片一样轻松、划算,甚至更安全。”

看起来好像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正在做的事情。社交帝国Facebook缔造Libra的初衷,确实是眼馋微信支付/支付宝模式。Libra的野心是希望在社交网络之上也建立一套支付网络,无奈美国银行的基础设施相比于中国的成熟网银系统还是很落后的。在10月23日听证会上,小扎也明确表示:

当众议院副主席Patrick McHenry质疑Libra为何不做Facebook版支付宝时,扎克伯格表示,中国部分基础设施比美国更先进,美国必须在现有基础上建立更现代化的支付基础设施。

DCEP

中国央行也是有亟待解决的痛点的,当今全世界真正的央行是美联储,中国央行的RMB发行是以美元外储锚定的,有多少外储就释放相当量的RMB,但以美元为锚定的本国货币不得不忍受美联储在世界范围内的货币政策,历史上已经有很多新兴经济体在美元周期中被摧毁,数字货币也许是中国央行突破美元霸权是一个机会。那么,央行通过数字货币能解决的实际需求有哪些?学习小组讲话,学习一下。这里也随手列举一些不完全的例子: 

AML的需求:当一切货币流通的来源和去向可追溯时,完全的AML成为可能。

精准扶贫(QE)的需求:精准扶贫可以减少资金在投放环节中间的耗损,比直升机撒钱更高效。

外汇管制的需求:毕竟外汇管制已经是一项基本国策了。

因为数字货币会带来金融变革,而金融的特点是影响力具有蝴蝶效应和广泛传导性,所以数字货币落地过程自然会漫长波折。在比特币诞生十年之久后,如果Libra或DCEP能够成功,也许会成为新的操作系统,形成各自的生态,也会产生不同的行业机会。单从成功概率上看,承担历史使命的DCEP也许会更大一点。


写在最后


全文包含有较多的观点和较少的事实;全文使用了较多的类比举例和历史归纳,较少的逻辑证明;全文对未来做了一定程度的预测,但是未来是高度不可测的。综上,文中所述的内容很可能并不正确,未经检验的观点只能算作一种个人信念。

Anyway。感谢阅读,全文完。

写下你的评论

发布评论 取消
500

写下你的评论

发布
500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删除评论

删除的评论将永久消失,确定要删除吗?

删除 取消
内容不合法,请修改后提交

云队友-为有效工作时间付费

免费招聘 →
1分钟快速发布职位

绑定手机

参与互动需要先绑定手机号哦~

完善信息

参与互动需要完善个人信息哦~

参与互动需要进行审核

为了保证社区的内容质量,需要提一个问题,来证明你是可以的!

在问题审核通过后,即可开启PMCAFF所有功能~

  • 微信好友

  • 朋友圈

取消

打开 APP 阅读

推荐使用 PMCAFF APP,阅读体验更佳。